365滚球盘

语言切换:

在焦虑中前行

发布日期:2019-11-14 浏览次数:148

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还是一个最坏的时代?对于2019年的中国建筑业,很多人在反复思考这个问题。我以为,“不是最好,也不是最坏。”

首先,不是最坏的时代。

2019年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虽然在下降,但依然在增长。到9月底,固定资产总投资增速为5.4%,基础设施投资增速为4.5%,房地产投资增速为10%,制造业投资增速为2.5%。建筑行业产值也在不断创出新高,到9月底,建筑业产值10万亿,增长7%;在行业增长放缓的同时,我们也看到优秀建筑企业的新签合同、营业收入、利润不断创出新高,以中国建筑的建筑业务为例,前三季度房建营业收入6000亿元,同比增长15%;基建实现收入2200亿,同比增长14%;而其优秀的工程局如中建三局、八局,新签合同、营业收入、利润的增长速度依然超过20%。

当然也不是最好的时代。

在增长的同时,分明有阵阵寒意袭来。很多建筑企业领导对行业的未来表示出忧虑,他们的忧虑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很多建筑的细分行业似乎已经到了顶点,增长微乎其微甚至可能出现负增长;市场端接项目越来越不容易,有品牌和势力的企业,承接任务并不难,但项目的条件并不好,资金常常不到位。

从业者都知道,工程项目的投入都非常巨大,如果项目资金不到位,依靠建筑企业自有资金支撑,对企业现金流的影响非常大,即使勉强维持,也支撑不了几个项目;在资金不到位的同时,项目的价格竞争越来越激烈,很难产生利润。

建筑前沿统计和对比了大型建筑央企的现金流情况,在合同、收入、利润增长的同时,企业的现金流情况不断变差,这是目前行业面临的最大问题。做企业的都有体会,即使企业有亏损,只要亏损不大,企业是可以持续生存的,但如果企业出现现金流的问题,则可能出现经营的窒息,甚至导致企业死亡。

很多建筑企业的领导总是问,为什么投资商总在拖欠我们的工程款?什么时候是工程款拖欠的尽头?

在中国的建设行业,基础设施的投资者主要是政府或者政府控股的公司;房地产的投资者以民企为主,大多数开发企业信奉高周转,把“借鸡生蛋”(用别人的钱,干自己的事)当作商业模式;工业领域则更多元,在当下的大环境中,除少数龙头企业经营良好外,更多的普通企业资金并不充裕,上游这三类投资者资金的短缺,导致工程款支付困难,工程项目的支付比例下降,由此传导到建筑企业内部。

一位建筑企业的董事长告诉我,“我们目前最大的任务是催收工程款。”另一家信誉很好的建筑企业的行政副总告诉我,“我们公司以前的官司很少,今年大幅度增加,既有我们起诉别人的,也有别人起诉我们的,原因都在钱上,我们在上游开发商一端收不到钱,就支付不了下游的钱,公司现金池里的水,不断下降。”

房屋建筑是建筑业最大的细分市场,开发商是房屋建筑市场业务最大的提供者,房地产开发企业信奉的快周转模式有一个假设前提,就是销售端不存在去化问题,当房地产销售端出现问题,快周转成为一个伪命题,高周转的游戏就会由此结束。正是由于房地产高周转游戏的结束,逐步将问题传导到下游的房屋建筑施工企业。

行业今天的焦虑,既有现实的困难,也有长远的担心,当初万科喊出“活下去”口号的时候,我们感觉并不明显。当现金流成为问题的时候,“活下去”正成为现实的问题,如果这是眼前的现实,我们又该做出怎样的选择?

首先需要放弃高增长的惯性思维。

2000年,中国建筑业产值为1.25万亿,2019年有望达到25万亿,20年增长20倍,优秀建筑企业在过去20年的增长速度比行业增长还要快,显然,今天的外部环境不再支持过去的增长速度,大多数企业很难再增长,增长只是少数领先企业的未来。如果企业不能增长,我们就坦然接受它,在不再增长的状态下,努力做好我们的企业品质。依靠举债垫资、为业务增长而放弃经营正现金流的做法,在眼前的形势下,不再是明智的选择。

其次是管理好现金流、带息负债、短期借款。

一位做投资研究的朋友研究完万科最新的季报告诉我,“万科真牛,总资产是16400亿,负债是14000亿,有息负债是2300亿,财务费用只有48亿,都是拿人家的无息钱在开发。”“万科负债中有83%是不需要付息的,中建负债中有63%是不需要付息的,拿人家的钱干自己的事,这个杠杠加的真是厉害。”而这两家企业账上的现金还有数千亿。年初以来,出现了一些大型集团现金流困难的情况,一般而言,这些大型企业一旦出现现金流困难,连锁反应非常严重,如果没有救助,很难再有回天之力,中民投如此,海航集团如此,建筑业行业的大型集团,会不会如此?

显然,在目前的形势下,要保持经营正现金流,施工企业也可能很难接到项目;如果接不到项目,企业又可能出现没活干的情景,这就是所谓的“饿死”,大多数企业只能在接活和现金流之间做适当的平衡,在保持业务正常的情况下,尽可能减少经营的负现金流。

第三,保持乐观心态,把精力放在干好活上。

干好活是每个企业生存的本份,在任务充足、现金流困难的市场情况下,能把活做好的企业,依然存在广阔的空间。湖北一家中型建筑企业的董事长告诉我,由于公司总是把项目都干成样本工程,开发商找上门的业务还是挺多的,即使开发商资金困难,也会优先支付他们的工程款,由此,企业的现金流还是不错。

“当行业出现困难的时候,困难是大家共同的,如果做不到理想的程度,那么就比别人做的好一点;如果要经历生死考验,那就努力成为最后走到死亡边缘的那批企业。”这家企业的董事长如此说。我也坚信,目前的困难不会是长期的,当大多数企业都生存艰难的时候,政策常会出现一定的转向。只要企业自身硬,只要企业有“结硬寨,打呆仗”的精神,就能在夹缝中生存下来,只有在困难的时候生存下来,才有未来发展的机会。

从土坯房到摩天大楼,从羊肠小道到大道通途。中国改革开放40年,建筑业高速发展30年,史无前例的行业大发展,像一个巨大的温室,让大大小小的企业在这温室里孕育成长、艳丽绽放,这不是也不可能是社会的常态。在“新时代”猛烈撞击“旧时代”的今天,一切都在洗牌。任何行业、任何企业的成长,都注定要经历严酷的考验,“物竞天择、适者生存。”建筑企业只要像华为那样,坚持“芭蕾脚”背后的苦难般的修炼,经受“烂飞机”那样的生死版的考验,都能走向成功。

文章资料来源于网络。

返回顶部